吴苏唯

奥利凡德的学徒

不管什么时候听这首歌都好感动啊
这种辽阔和自由
冲破城市和命运
好像还真的只有加州的沙漠和山谷才写的出这种歌

这首真的好喜欢,果然摇滚才是本命啊~
don't be an assholl, be a rock girl!

你lp真的是有不管写什么内容情绪都爆满的天赋啊,这么燥的唱法还是能听出满满的心碎啊

大半夜听这首歌真的睡不着啊~
好想学口哨~
Because when you come home I see it in your eyes
You see at mine like a bull before fight😂
我只想问一句,lp你写的是你老婆吗?

[令后] 夜深忽梦少年事


短  完   正剧向
人物属于原作,ooc属于我

        快是年景,各宫事物繁杂,家中送进宫里的年货绸缎,金石玉器还没统计检查,太后一高兴赏了各宫的份例也得赶近日分发下去,各工房也忙着年祭贺礼,少不了得着人时时监督,免得出了岔子,坏了皇上太后的喜庆。
       皇贵妃近日一刻也不得闲,回到延禧宫,已是亥时,珍珠赶忙帮皇贵妃脱下朝服,服侍着喝了安神汤,点起熏香,掖好被角,拉上纱幛,熄了盏子,退出殿外,又嘱咐守夜的小宫女机灵些。珍珠日里跟着皇贵妃各宫巡视,也是累的不轻,自去偏房睡了。
        许是太累了,皇贵妃虽疲乏至极,却迟迟不能入睡,本想叫珍珠进来按按额头,念起她日里辛苦,明日还得跟着奔波,也罢了心思。想起年轻些的时候,年节喜庆的劲儿能一直持续到元宵,真是年岁大了。皇贵妃想到这儿,兀得想起先皇后来,也未声张,蹑手蹑脚下了榻,借着月光打开那雕花斗屉上面那一格,手往最里面一探,拿出个沉香木的小盒子来,打开盒子便把那水晶手串握在手心,轻轻推上屉门,小心翼翼爬上榻去,明明是自己的东西,偏像做贼似的,想到这儿,皇贵妃差点笑出声来,忙把被子拉过头顶,在黑暗里默默摸索这串珠子。
       倒是有段时间没握着这串珠子了,也有段时间没想起先皇后了,亏得珍珠没把这换个地方收起来,不然大晚上找都找不到。现在的皇后虽凭着位份在先皇后薨逝后晋了后位,却不得圣宠,也不得太后喜爱,自己却是承宠不衰,连着生了六位龙裔,平日里不仅要奉承皇帝和太后,还要应付一众阿哥公主,几月前皇后失德,又晋了皇贵妃的位份,更是要担起六宫琐事,平衡各宫,竟是一刻也不得闲。
        非得到了相同的位置,才知道先皇后确是温柔贤淑,心地善良,纯白无瑕,也才知先皇后对自己确是不同。
        且不论出身,在这天家主仆的差别更是有如天堑。这天下的道理,归根到底也不过"地位"两个字,而先皇后待她,先是提她进了长春宫,又让她做了贴身大宫女,已是不得了的荣宠,后来甚至收了她做学生,这简直算是僭越了。先皇后礼仪娴熟,为人处事,处处谨慎小心,绝不做半点逾矩之事,却为她,闯进乾清宫向皇帝求情,也为她,忤逆皇帝的意愿,更是死前还不忘为她,求一个自由。
       这宫里,一方小天地,一丈国中国,这后宫妃嫔,荣宠,外头系着家里,几百几千几万人的命,里头,全交在皇帝一个人手心里,这皇帝的恩宠,便是真的天,又哪能有些什么真情呢?各宫姐妹,也各有各的思量心机,表面上花团锦簇,内里又是怎样寂寞!也不由得心思都放在各位阿哥公主上了。却是只有先皇后能这样的对她。
        先皇后曾对她,自比为嫦娥,唤她作颠当,她那时哪里懂得!她不懂,也不能懂,更不敢懂。她也是得了这"令"字之后,才咂摸出一丝滋味来。
        她这一辈子,贫贱低下也受过,荣华富贵也享过,只是再没遇到那么真的情,那么纯的人,也再没那么痴的自己了。
       皇贵妃抬起手,触到眼角一丝湿意。外面巡夜的锣声响起,已是三更天了。